已经出了一身冷汗的杨立,此时此刻,再次遭遇了无来由的祸灾,已然生出了一种破罐子破摔的豁出去的心态了。 可怜他的那个老朋友老树人却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老树人此刻已经不能够追踪到杨立的任何气息了。再次发出的长啸之声,因为全力以赴胸怀激荡的缘故,显得声势浩大,力透苍穹。未及杨立再问他,小白人懊恼地说,另一只丹炉也碎了。

让他失望的是,石村的人好像从这里蒸发了,什么都没有留下。他只能继续扩大搜查范围,足迹踏遍了方圆数百里的崇山峻岭依旧毫无所获。接下来,他又将巨大的油布轻轻地覆盖在盘坐之人身上,然后,冲其双手一拱,放缓了脚步,重新进入了卧室之中。

  新华社布达佩斯5月24日电(记者孙奕 袁亮)应匈牙利国会主席克韦尔邀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21日至23日对匈牙利进行正式友好访问,在布达佩斯会见总统阿戴尔、总理欧尔班,与克韦尔举行会谈。

  会见阿戴尔时,栗战书首先转达了习近平主席的亲切问候。栗战书说,2017年中匈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两国关系进入“换档提速”历史新阶段。今年是中匈建交70周年,希望双方以此为契机,落实好两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深化政治互信,拓展各领域务实合作。会见中,双方就环境和资源保护深入交换了意见。栗战书说,习近平主席提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等生态文明的新理念新思想,指引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发生历史性、转折性、全局性变化,美丽中国逐步成为现实。保护生态环境、应对气候变化需要各国同舟共济、共同努力,任何国家都无法独善其身。中匈两国要密切沟通协调,加强生态环保、绿色发展领域交流合作,携手共建清洁美丽世界。阿戴尔表示,匈牙利视中国为重要战略合作伙伴,两国关系发展势头良好、前景广阔。匈中都重视环境和资源保护,在水污染防治、水资源开发利用等方面可以深化合作。

  会见欧尔班时,栗战书说,中匈传统友好,建交70年来,两国关系始终保持顺利健康发展。匈方提出的“向东开放”政策与共建“一带一路”倡议高度契合,双方要加强战略对接,深挖经贸、投资、科技、农业、互联互通等领域合作潜力,积极推动匈塞铁路等大项目合作,打造更多高质量合作成果。中方愿同匈方一道,不断推进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和中欧关系发展。栗战书指出,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是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共识。中方不刻意追求贸易顺差,愿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通过谈判解决国家之间存在的贸易分歧,坚持在国际贸易规则前提下,既维护双方利益,又体现非歧视原则,统筹考虑各方平衡。尽管受到一些外部因素冲击,中国经济仍保持健康平稳发展,我们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欧尔班表示,匈方坚定支持并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愿与中方共同维护自由贸易体制,推进欧亚经济发展。双方各领域合作都很成功,要进一步拓展合作空间、提升合作水平。

  与克韦尔会谈时,栗战书说,中国全国人大愿同匈国会继续保持友好往来,学习借鉴立法、监督经验,增进相互了解和信任,优化双方合作的法治环境,积极推动文化、教育、旅游、体育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栗战书说,一个国家选择的道路和制度好不好,关键看能否实现国家持续稳定发展,能否增进民生福祉,能否得到人民拥护,能否促进和推动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我们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同时尊重和支持各国独立自主走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克韦尔表示,匈中关系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仍有很大发展潜力。希望两国立法机构密切各层级往来,扩大对口交流,不断充实合作内涵,更好助力国家关系发展。会谈后,双方共同会见了记者。

  栗战书出席中匈建交70周年研讨会开幕式并讲话,强调要坚持肝胆相照、相互尊重、互利共赢、民心相通,共同谱写新时代中匈友谊的新篇章。

  栗战书还考察了匈中双语学校、华为公司欧洲供应中心、中欧商贸物流合作园区,并向匈牙利民族英雄纪念碑敬献花圈。

“我是在蛮荒修罗枪里,你以为我愿意待在里面吗?”说话间清歌的眼里带着丝丝的哀怨与异样神情。但是现在随着和这头雪猿的不断碰撞,无名原本就不怎么坚固的境界屏障,在这一刻,终于也开始慢慢松动,无名的实力也在不断提升。

  胡歌在戛纳接受本报特派记者专访时表示

  孤注一掷 方得始终

  两天前,胡歌与《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组,并肩走过戛纳影节宫外的39级红台阶,步入卢米埃尔大厅,以入围主竞赛单元的挺拔身姿,接受来自世界影迷的掌声。他说,这份对电影和电影人的尊重,让他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一天前,胡歌坐在中外媒体面前,坐在导演刁亦男和搭档桂纶镁中间,对角色的理解和表演的感受侃侃而谈。他说这次创作完全不同以往,焦虑、忐忑、失眠,并且始终不够自信,但这让他反而接近了人物本身,“我与周泽农还有相通的地方,就是孤注一掷,我把自己完全放进了角色。”

  昨天,胡歌接受晚报记者的专访,他更松弛了,也更自在了。他说如果要给自己这一次的表现打分,那会是“完成”。他说,相信自己还可以做得更好,还有进步的空间和余地,也还会沿着表演的道路,继续努力踏实地走下去。

  接戏 看完剧本想了一整天

  “第一次看完剧本,我没有马上给导演回复,自己消化了一整天。”

  在这一天之前,胡歌一直在等待这样一个角色。他说:“看完《白日焰火》我就一直很憧憬,刁亦男的电影能营造出完全让我相信的人物、逻辑和故事。导演本身也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我们第一次见面吃饭,他内敛、克制,不夸夸其谈,所有的话题都是围绕他的作品。我想,所有的一切,相信是前提,如果演员不相信的话,你不可能让观众去相信。”

  在这一天之间,胡歌犹豫、徘徊、忐忑,甚至惶恐。他跟晚报剖析自己的“心路历程”:一来,要在一位得过柏林金熊奖的导演的新电影里出演男一号,压力不小;二则,过往的表演经验大多来自于电视剧,他不确定自己第一次主演一部电影,如此巨大的转变,能否胜任;再者,“我知道这是一次冒险,那如果我做不成怎么办?如果演出来效果很差,怎么办?”这些问题反反复复,萦绕始终,胡歌一遍遍问自己,“我是不是输得起?”

  但在这一天之后,胡歌跟自己说“输就输吧”。他给刁亦男发消息说“我想要来”。是什么让他不再纠结和害怕,胡歌坦言,这样的机会,这样的挑战,很难得。

  拍戏 真的担心中途被换掉

  开拍前,胡歌在技术层面上做了许多准备。方言的学习、形体的训练,包括早早地去武汉,在大街小巷捕捉市井生活中的人物,也切实去观察警察审问犯人的过程。但进组一个半月,他还是没能找到表演的自信,还闹了一次挺严重的肠胃炎,发烧、感冒,足足折腾了十天。正式开机后,胡歌也始终怀揣着不安:“开始时候真的担心,要被中途换掉。”胡歌回忆说,刚拍了两三天时候,导演收工后给他发了一个消息:“他说,我过一会儿来找你。一般导演有事找我,那肯定这个事情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啊呀,我当时就想,我得做好最坏打算,万一明天他就让我回去了。”回想起一年前那个忐忑的自己,胡歌哈哈地笑了,“当时身心负担沉重,焦虑,睡眠也不好,跟我以往演戏的状态完全不同。”幸运的是,这种不自信的惶恐和慌张,让胡歌找到了周泽农,“他是一个在黑夜里潜伏的受伤的猛兽,是一个边缘的、具有攻击性的人物,但每个生命个体都有他温暖、光亮的一面,他也有自己道义上的坚持。”

  这位自信的大男孩还说,虽然“破茧”的过程很痛苦,但自己很享受。“有些电影的制作过程和电视剧没有很大区别,但这次不是。”一方面,整个戏是顺着剧本拍的,为了让演员达到最好的状态,制片团队可以说不惜精力和成本;另一方面,刁亦男在拍摄过程中,会非常细致地帮助演员理解、进入角色,哪怕一个眨眼,他都会反复帮胡歌纠正、调整,电影镜头不会疏漏掉丝毫的精彩,也不会放过些许的随意,“蜕一层皮,很难受,但这都是我之前就想到的。但我坚信在过程中我会获得很大的成长,这就足够了。”

  看戏 给自己一个“完成”分

  过程中的点滴,历历在目。但当被问到,五个月拍摄结束时候的感受,胡歌停顿了很长时间,他说:“杀青那天吃饭喝酒,我断片了,那一刻是各种压抑的爆发。整个过程,对我来说有很多不容易。杀青那一刻,当我被全组抛起来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付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两天前,胡歌紧张地迈出汽车,走上戛纳的主红毯,表情不似他以往任何一次红毯的自然,甚至在看到偶像昆汀・塔伦蒂诺导演的时候,还露出了生怯的害羞。但当他走进卢米埃尔大厅,迎接如潮掌声和欢呼的时候,当放映结束全场起立,用持久而热烈的掌声向剧组道贺和祝福的时候,他在人群里笑得从容而美好。胡歌说:“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个影视从业者,能得到这样的尊重。戛纳是艺术的殿堂,神圣、纯粹,一切都是值得的。”

  虽然观众给予了肯定和鼓励,虽然刁亦男也用“可圈可点”四个字概括胡歌的表演,但他自己却说,如果一定要给“周泽农”打分,那只能是“完成”,“其实每次看自己的表演,都能挑出不少毛病来,觉得还有提升的空间。”

  所幸,他还很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会有很多进步的机会。尤其他说:“戛纳,让他更坚定了要做一个演员,一个好演员。” 特派记者 孙佳音

  (本报戛纳今日电)

“孤月?”即便是得了手,一向治安不错的流金城发生如此之大的灭门事件,想必也会炸了锅的。未过一炷香的工夫之后,满桌菜品及一壶老酒就被扫荡了一个七七八八杯盘狼藉了。 (责任编辑:杨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