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镇那处荒凉之地应该没有什么人居住了吧?”姜遇拦住一名路人询问。几日来因为误入一些地方被姜镇的人敌视,差点对他翻脸,幸亏姜遇耐心解释才没有引起麻烦,否则很有可能被驱逐出镇了。此一击,力求必杀。数千修士都眼神火热,盯着金碑顶端的那个字,它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无论其他名字多么耀眼都无法掩盖其绝世盛名。那是古时期最为传奇的仙,打破了女性不能为仙的桎梏,独立于绝巅,威名响彻太古,让无数人为之倾倒。

“前辈,不要再扮猪吃老虎了!你修为比我们晚辈高深那么多,何必如此藏头藏尾。”“太妖孽了,听说早宗内大比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厉害吧,不,就算是在这次大比开始之前都没有这么厉害,虽然已经很厉害了,但是现在居然能和先天高手抗衡!”

  《财政部 税务总局关于实施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政策的通知》规定,自2019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对月销售额10万元以下的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免征增值税。《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小规模纳税人免征增值税政策有关征管问题的公告》明确,按固定期限纳税的小规模纳税人可以选择以1个月或1个季度为纳税期限,一经选择,一个会计年度内不得变更。

  那么,如果按月申报的小规模纳税人选择按季申报,会不会影响到享受免税优惠政策呢?国家税务总局货物和劳务税司副司长林枫日前参加在线访谈时就相关问题作出解答。

  [ 网友54361e ]公司打算在3月份从按月申报改为按季申报,需要提供什么资料,对享受增值税月销售额10万元以下免税政策有什么影响?

  [ 国家税务总局货物和劳务税司副司长 林枫 ]您公司可以直接向主管税务机关申请变更纳税期限,无需提供资料。如果在3月份申请从按月申报变更为按季申报,将从4月份的税款所属期生效,二季度(4-6月份)的纳税申报在7月申报期办理。如果季度销售额不超过30万元,继续免征增值税。但公司此次变更纳税期限后,至2019年12月31日不得再变更纳税期限。

  需要注意的是,纳税人变更纳税期限(包括按月变更为按季或按季变更为按月)的实际申请时间不同,其变更后纳税期限的生效时间不同:如在季度第一个月内申请变更纳税期限的,可自申请变更的当季起按变更后的纳税期限申报纳税;在季度第二、三个月内申请变更纳税期限的,申请变更的当季内仍按变更前的纳税期限申报纳税,可自下季度起按变更后的纳税期限申报纳税。

  如按月申报纳税的小规模纳税人,在季度第一个月内申请变更为按季申报纳税,可自申请变更的当季起按季申报纳税,适用季度销售额不超过30万元的免税标准;如在季度第二、三个月内申请变更为按季申报纳税的,在申请变更的当季仍按月申报纳税,适用月销售额不超过10万元的免税标准,可自下季度起按季申报纳税,适用季度销售额不超过30万元的免税标准。

  [ 网友19685 ]您好,我是按季申报的小规模纳税人,如果我一季度1月份收入11万元,2月份收入9万元,3月份收入9.5万元,请问一季度需要缴纳增值税吗?

  [ 国家税务总局货物和劳务税司副司长 林枫 ]按季纳税的小规模纳税人,如果季度销售额不超过30万元,当季均可按规定享受免税。按照您描述的1-3月的收入情况,一季度销售额为29.5万元,未超过30万元,可以按规定享受免税。

  [ 网友19407 ]我是按季申报的小规模纳税人,一月份开了23万多的票,二月三月过年回老家,没开店,到税局办理了停业登记,我能不能享受按季30万元免征增值税政策啊?

  [ 国家税务总局货物和劳务税司副司长 林枫 ]按照政策规定,按季申报纳税的小规模纳税人,季度销售额未超过30万元的,免征增值税。所以,您如果一季度销售额合计未超过30万元,是可以享受免征增值税政策的。

  [ 网友556s9d ]我们公司原来属于按季纳税的小规模纳税人,从今年的3月1日起成为了一般纳税人,那么公司一季度的申报如何办理,如何享受免税政策?

  [ 国家税务总局货物和劳务税司副司长 林枫 ]您公司需要在4月份征期内办理两项申报业务:一是办理3月税款所属期的一般纳税人申报;二是办理1-2月税款所属期的小规模纳税人申报,小规模纳税人申报可以按季度销售额不超过30万元的标准来确定是否享受免税政策。对于纳税人在季度中间由一般纳税人转登记为小规模纳税人,或由小规模纳税人登记为一般纳税人,小规模纳税人纳税期限核定为按季的,纳税人对应属期申报销售额均统一以30万元的标准来判断是否享受小规模纳税人免征增值税政策。

“不!我绝不离开这里,”犹如斩钉截铁的坚定话语,蓦然从杨立的嘴中吐出来,刚才似乎还有些霜打茄子的少年人,这个时候头却高扬起来,两眼放射出坚定的目光,他说道:“既然我与丑八怪有了百日之约,那么即便那日来临就是我的死期,我也要站着挺立于血祭之地,战斗至最后一滴血来维护我的自尊。”盏茶功夫过后,杨立感觉运转六绝功,消耗自身元力甚多,实在难以支撑下去,这才不顾雷曼草阻止,一下从石壁当中跌落出来,由于全身元力所剩无几,跌落出来之后,全无半点潇洒姿势,亦无元力稍微支撑,就如同凡人一样,结结实实跌在地上,杨立被跌得吭哧一声,嘴里早已发出呼喊,“痛杀我也!”

  【娱情观察】

  画家叶永青被指抄袭一事已经持续发酵了半个多月,直到昨天,作为当事人的叶永青才终于发表一份所谓的公开信。但读罢此信,却让人感觉到很不舒服,首先通篇没有对是否涉嫌抄袭给予一个明确的态度,甚至能从中隐隐看到些许矫情与傲慢,以及对此事件所采用的“迂回战术”DD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其本人在对西尔万的指责表现出“震惊”的同时,竟反过来埋怨西尔万没有见他,不领他千里迢迢赶赴布鲁塞尔的这份“诚意”,并责怪媒体和公众一直以来的质疑与批评。不但如此,还率先拿起了法律武器捍卫起自己。这可能也是大家始料未及的地方,但不得不说,这样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的行为,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其实是否被定性为抄袭,以及抄袭与挪用、借鉴等问题的界限,前段时间学界都已经讨论过了,也几乎一致地认为无论是从风格上,还是一些细节、元素上,尤其是带有标志性的一些符号,如叉、点、鸟、树、飞机、红十字架,以及使用的颜色等,叶永青的作品与西尔万的都十分相像,况且在叶的作品里也并没有出现所谓新的语境、新的语言表达范式,以及新的思想、观点、主张等,所以由此可以判定,叶的那些作品的确有抄袭嫌疑。但叶方自始至终都不予承认,甚至在前些天,他的代理画廊负责人李某还在微信里表达出了十分强硬的态度DD“绝不道歉!”笔者不禁要问,这难道就是在此封公开信里所提到的“小女和画廊的朋友发邮件联系西尔万”的结果?是谁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他们如此“理直气壮”的底气?

  其实对于此事件,无论是西尔万本人的指责,还是媒体的曝光,以及公众随后的反应都没有错。既然叶永青在公开信中明确否认比利时画家西尔万的指控,感觉自己被冤枉了,那么就更应该尽快拿出充分的证据,无论在学术层面,还是在艺理、艺创等层面,都要予以积极澄清,也更应该向媒体、向公众及早说明真相,而不是“避开一切喧天的舆论和多方的争议解读”,采取“赶赴布鲁塞尔”,选择和西尔万直接联系、见面、交流,这种做法本身就存在问题,就不是真正解决事情的正确态度与合理方式,甚至毫不客气地讲,这无异于是对媒体监督、公众质疑,以及专家分析等的无视和公然挑衅。所以叶的行为一点也不像他自己讲得那样显得“更诚恳、更文明、更理性”,相反,倒让人觉得更虚伪、更阴暗、更有失理性,也难免会给人以“私了”“私下和解”等的猜测和怀疑。不过退一步讲,即便真的私下取得和解,抑或通过法律手段来处理,不管其最终结果如何,也都是“赢了面子,输了里子”的事情,其今后的艺术之路注定不会再被外界看好。

  另外,此次涉嫌抄袭事件,从一开始就已经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抄袭事件。虽然在我国现当代艺术领域,抄袭行为时有发生,但没有哪一次有这么严重,也没有哪一次产生过这么大的反响,不仅时间跨度长(被指控抄袭30年之久),而且区域跨度大(从中国到比利时),其中的确涉及了跨国抄袭、国际影响,所以对此次事件,作为当事人,这一点是不能不考虑的问题,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波及中国文化输出的对外形象,以及名誉度是否受损等的问题。

  这绝非夸大其词、危言耸听。就目前而言,国际社会,至少是比利时等部分欧美国家,应该都在观看着中国对此事件的态度。那么,作为当事人,就更应该予以及时回应,而不是以一种自以为是的方式选择沉默、故意拖延或通过其他不恰当的途径来解决。至于其所在单位四川美术学院,至今距3月7日发表调查声明也已经过去十多天了,想必对此事也该有个结果了吧?不能仅仅发表一个声明就万事大吉,将问题和责任搪塞过去,那“学校高度重视,正开展核查,一经查实、绝不姑息”的信誓旦旦岂不等于一句空话?

  此外,也希望当事人不要动辄就以所谓尊重法律、保障人权等的名义来偷换概念、混淆视听,更不能以此来试图威胁、吓唬那些对此事件提出质疑、批评的媒体和公众。在此次事件上,没有谁凌驾于法律之上,他们都是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所进行的讨论。况且作为所谓艺术界的公众人物,也理应允许公众这样做,这份胸襟和度量还是要有的,否则才真是不尊重法律和人权的体现。

  其实对此次事件,笔者认为还是应该回到根本上来,回到涉嫌抄袭这一行为本身,即作品到底有没有抄袭,究竟承不承认抄袭,这是个“有没有闯红灯”的问题,而不是“他闯了不对,我闯了就对”的问题,也根本不存在当事人所说的“误会”或者纠纷等环节,抄了就是抄了,没抄就是没抄。对于这一点,正如批评家栗宪庭所说:“抄袭是个道德问题,没有艺术上的问题可以谈。”以及批评家闻松和朱其所言:“纵观叶永青抄袭事件,主要谈论的不是艺术高下问题,而是抄袭的道德底线和行业操守问题。”“不但不道歉,还要反咬别人不见他,近乎无耻了!谈问题避重就轻,核心的剽窃问题却一字不提!”

  所以,创作上有没有抄袭,当事人承不承认,这才是公众目前最关心的一个问题。而当事人要公开给媒体、给公众,以及给西尔万本人交代清楚的,首先也正是这样一个问题。至于从中是否牟取暴利,以及走不走法律程序、法律最后如何裁决等事宜,则是后续的事情,当事人现在要做的,就是对涉嫌抄袭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做出合理的交代与解释,而不是想方设法去回避,否则无论是媒体、公众,还是西尔万本人,都很难以接受。

  □王进玉(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不过半盏茶的工夫之后,一名五旬左右的清瘦男子随着石府管家匆匆走了进来,石暴冲其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姜遇面色没有任何变化,唯有掌心的力量在不断涌动,右手缓缓向前施加压力,就听到“啵”的一声轻响,竞功石上直接就出现了一道印记,惊得那些正在冷眼相望的修士顿时瞳孔一缩。“诸位想要进侧厅也不是不可以。”一名将要离去的礼客突然说道,引起众修士一阵惊喜,本来只是发牢骚而已,当着瑶池的面谁敢造次,除非是老寿星嫌命长。 (责任编辑:刘倩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