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宜迟,一个个地站到这人形区域内,进行开脉洗礼!”随着老村长一声令下,六个少年均跃跃欲试起来。大徒弟名叫青头儿楞“哦,野兽来了?”睡梦之中独远惊得一个起身,却见迷迷糊糊之中眼下的情景视乎有些不太对劲,也就是说野兽在那,而且这怎么会这么小。

“呵呵...还用说...那位白衣负剑少侠呗?”“那我们走了,爷爷,谢谢你的包子”

  【新时代新西藏】西藏昌都:路通城畅产业兴

  两条路,让村民罗布次仁有了新旧两个家。8公里陡峭的盘山土路弯了又弯,小村若崩静静地躺在达玛拉山半山腰上。“这是我的旧家。”顺着罗布次仁所指的方向,记者看到一幢奇怪的旧房子,下面是夯土,上面是砌石。“我们村过去只有一条小路,只能盖土坯房。后来有了这条土路,大家翻修房子才用上了石头。”罗布次仁解释说。而从这里步行去昌都市需8个小时。

  从若崩下山,向城市的方向走3公里,紧邻317国道,就是西藏昌都市卡若区如意乡达若村。这是一座崭新的村庄,街道笔直洁净,一栋栋漂亮现代的藏式别墅整齐划一,罗布次仁的新家就在其中。2006年起,昌都开始实施安居工程,在国道沿线实施易地搬迁,政府通过建房补贴、拆迁补偿等方式,帮助群众在山下盖起新房子。罗布次仁的新家里不但有水有电,而且各式家电一应俱全。

  交通便利是昌都易地搬迁建设的重要原则之一。“新村太方便了,骑摩托车去昌都只要半小时。孩子在昌都上学,每天都能回家。”罗布次仁当上了新村的党支部书记,经常邀请乡亲们来新家参观,“我带着大家来看了村里的幼儿园、卫生室、文化广场,若崩的27户人家陆陆续续都搬下来了。加上山上其他村落搬下来的78户,达若村成了个大村庄。”

  道路畅通还给村民带来了增收新希望。69岁的扎西告诉记者,他的大儿子是石匠,手艺精湛,“现在给人家搞装修,生意很好”。达若村开起了糌粑加工厂,工人普布加雍忙着把青稞炒香:“我过去在山上给人放牦牛,一天只有50元工钱,现在每天的工资有200元。”罗布次仁介绍说,村里还盖起了产业楼,出租给昌都市的商家们当仓库,“基本都租出去了,一年租金也有50万元。”2018年,达若村全村经济总收入达到532.38万元。

  毗邻国道的易地搬迁安置点和2016年以来实施的938个农村公路项目,成了昌都农牧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加速器”。四通八达的城市公路建设,则让昌都城实现了“旧貌换新颜”。

  “这是西藏第一条城市车行下穿隧道,500米长的隧道上面就是新建的城市广场茶马广场。”昌都市住建局局长永忠达瓦所指之处,车辆正井然有序地驶入下沉隧道,地面上的步行街里,成群的孩子在放学路上嬉戏。他告诉记者,昌都是藏语,意为“水汇合处”,扎曲河和昂曲河在此相汇为澜沧江。雪山与大江相遇,为昌都带来了壮丽景观,但也限制了昌都市区的发展,截至2011年底,80%的旧城区未曾改造,道路狭窄泥泞。“2012年4月,我们全面启动了旧城改造工作,建设城市车行下穿隧道,希望通过改善交通环境来完善城市功能。”永忠达瓦说。

  3年间,昌都市改造、新建道路27条,总长约31公里,新建市政桥梁6座、城市车行下穿隧道1条,人行过街天桥1座……道路像是城市的血脉,延伸到哪里,哪里就有了生机。曾“雄踞”昌都第一高楼10多年、11层高的农业银行大厦,如今已隐没在林立的高楼里。道路也勾勒着城市发展的蓝图,“东延、西进、北扩、南跨”,云南坝、昌都坝、马草坝、四川坝、东部新城……桥梁与隧道连接起一个个新区,昌都市区也在一天天“长大”。

  交通兴带来产业旺。50岁的洛珠是国道214线第十一工区的养路工人,见证了交通与经济发展间的“协奏”。“2004年以前,这条路是土路,货车运货,只能拉4吨,半天才有一辆车。现在大货车能拉40吨至50吨,每天要来往几十辆。”如今,昌都全市公路通车总里程1.79万公里,比2011年新增5499公里。

  昌都还有新目标,要建设成区域综合交通枢纽,与大西部联动联建、协调发展。“昌都到成都、重庆、西安的航班已经开通,川藏铁路昌都境内的控制性工程也将于6月份开工建设。”昌都市委书记阿布对未来充满期待,“川藏铁路将让高原特色农牧产品更方便地销往全国各地,各地的技术和产业也会更多‘流向’昌都,藏川滇三省区也将实现全面交流交往交融。”(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陈 静)

  (责任编辑:冯虎)

楚楚平时难得见到龙腾一回,每一次想念这幅英俊面孔的时候,她都会为心目中的如意郎君,找各种理由推脱,甚至可以说是找种种借口来帮他解释。“来十串。”

  田壮壮监制青春片,口碑上佳,上映四天票房仅收700多万,新京报专访导演谈创作幕后故事

  《过春天》 为写剧本做了两万字笔记

  由白雪执导,田壮壮监制,黄尧、孙阳等主演的电影《过春天》已于3月15日全国公映。2018年,影片拿下第2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最佳影片和最佳女主角两项大奖,还入围了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新生代单元,口碑不俗,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0分。

  该片讲述了出生在香港,生活在深圳的16岁少女佩佩,为了梦想不惜冒险走上“水客”(走私者)道路的故事。片名“过春天”可谓一语双关,一方面是指“水客”的行话,指过海关走私成功;另一层意思指每个人成长中可能都要“经过”一个阶段,过去了又是春天,有点诗意和惆怅。

  该片是导演白雪的长片处女作,也是第二届中国导演协会青葱计划的扶持作品,虽然影片成本小,主演也都是新人演员,但作为监制的田壮壮看过影片之后有点出乎意料,“完成度特别高,很多人觉得片子好可能跟监制有关系,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什么都没干”。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该片导演白雪,聊了影片创作的幕后故事。虽然这是白雪的第一部长片,却显得相当成熟,而且还有不少镜头上的创新,比如一场男女主角互相缠胶带的戏份,把走私货品绑到身上,这场戏拍得特别美,更像一场“激情戏”。导演说,两人的呼吸声就像在观众耳朵边,萦绕的一种炙热的、荷尔蒙的感觉。再比如片中尝试的三个定格镜头,导演就觉得这种方式很好玩,因为这个她第一次入行,能够让电影好玩起来,是很庆幸的一件事。

  导演

  家庭生活给创作很多滋养

  导演白雪2007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之后人生状态基本在踌躇,虽然很想拍电影,但那时拍电影途径比较窄,没有确定想法,但又不希望自己的人生状态停下来,就选择了结婚生子。2013年的时候,她又重新返回学校读研,读了电影学院导演系的MFA(艺术硕士学位)。白雪说:“家庭生活的这些东西,确实对我创作有很大的帮助和滋养”,她认为刚毕业那会儿写出来的东西很浅,结婚生子感受到家庭生活之后,有了更丰富的经历,再去写一个母亲或父亲角色,感受是不一样的。监制田壮壮对于白雪的个人选择也是大为激赏:“这是我最希望的女导演的成长之路,这完全是按照我的思想培养出来的。”

  《过春天》是白雪那一届导演系的第一部长片作品,主创除了美术指导张兆康(《摆渡人》《激战》)和剪辑指导马修(《山河故人》《相爱相亲》)之外,摄影、声音、作曲、制片等,都是白雪同一届的同学。“我们基本上是从十几岁一起长大的,大家都知根知底,电影观和审美都很接近,对电影的认知和想法基本一致。他们在各自领域都非常厉害,在业内已经是中坚力量了。”春节前在网上刷屏的短片《啥是佩奇》的摄影就是《过春天》的摄影师。

  剧本

  暗访调研花两年时间创作

  之前白雪在深圳长大,就很想写一个跟深圳有关的故事。无意中,她关注到住在深圳、香港读书的“跨境学童”这个特殊群体,发现这个群体身上有不同社会背景、文化、价值观的冲突,身份上比较尴尬,在深圳有家没朋友,在香港有朋友没家,永远在两地之间穿梭。白雪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很多迷人的故事。

  “‘走水’是个技术环节,你可以上网去查,也可以跟人家聊天,去做暗访啊,这些都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信息。”为了写剧本,白雪做了很多调研和资料搜集工作,去深圳、香港两地做了很多调查,采访了各个年龄层的跨境学童,包括他们的父母,也采访了一些海关等工作人员,整理了两万多字的笔记。这个过程挺漫长、挺孤独的,白雪也不知道剧本能不能写出来,电影能不能拍出来,但她一直对这个女孩子比较有悲悯之情,最终她用两年时间完成了剧本创作。

  制片

  难度主要来自拍海关戏份

  因为电影故事发生在香港和深圳,讲述了一个“双城故事”,该片的制片人之一是白雪导演的老公贺斌,在制片人老公的规划下,导演在拍摄过程中没有太多后顾之忧。电影中最难搞定的场景是海关,因为故事涉及“走水”,海关这个场景对整部电影来说非常重要,导演也没有备选方案,如果随便换一个别的相似场景,则会让影片看起来很不真实。贺斌一个人扛着很大压力,找任何可以找到的关系去疏通,因为这么多年基本没有民营电影在海关拍过戏,难度特别大。“他每天六点钟在人家单位门口等,等了三天,最后人家都被他感动了,就觉得哎呀,你们拍电影太不容易。”白雪说,拍完戏之后贺斌和很多人成了朋友,临走时还带着她去跟街道的警察、消防局还有海关等一一致谢。

  剧组还有一个香港团队协助制片人处理各方面的问题,帮剧组节省了很多成本。他们没有用租车的方式,因为加上停车等费用开销特别大,大家都是打车开工。白雪聊到这里特别开心,觉得拍戏跟旅游一样。她记得剧组第一次从深圳到香港,“特别壮观,在关口就跟蚂蚁搬家一样,所有人都在拎行李,互相帮忙。”整部戏在香港拍了14天,在深圳拍了17天左右。

  关键词

  1.缠胶带

  这场戏的空间很狭小,演员动作与机位受到很多限制,拍摄前演员排练了很多次。实际上,两位演员的很多动作是无实物表演,并没有真的用胶带,因为道具胶带发出的声音会影响说台词,因此撕胶带缠胶带的声音都是后配的。

  2.定格镜头

  三个女主角的定格镜头是剪辑指导马修先生的创造,导演第一次看到后还有点震惊,后来也听到一些声音觉得这种剪辑处理不够平实,但是导演却认为,这对女主角佩佩的心理有强化作用,“定格镜头其实是个感叹号,有一点递进和强调作用。”

  3.结尾

  电影结尾,警察突然出现,所有人被抓。很多观众觉得这种设定可能是碍于审查不得已的妥协。白雪坦言,在限制中去寻找创作的自由,是很正常的事情,犯了错就一定要抓,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这是烈火鸟的赤羽,去年的时候大柱叔带回来几片赤羽,将它做成掸子,我印象很深。”二狗子发现地上有几片赤羽,立刻精神起来,这可能预示着烈火鸟巢就在附近了。已经没有时间再拖延了,姜遇暗中凝聚精元于手脉,凝聚成精元细线,他在冷静地寻找机会。楚楚平日里也难得见到如意郎君一回,这个时候意外见到了这张英俊的面孔,不觉浑身一阵,有些羞涩了起来,她有些扭捏的说道“你来啦。” ,接下去便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愣愣地站在那里,不住地扭动身躯。 (责任编辑:秦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