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他毫无还手之就被抓过来了。脚下的大剑也随之消失,无名从容落到了地上,看了一眼庞扬波,转身就走,根本不管庞扬波。经常都是大喊一声:藏星峰上的那条土狗来了!然后所有人做鸟兽散。

瞬间无名双手升腾出无尽的金光,径直抓了上去。眼见着石仙草又是长大了几分的模样,石暴欣喜之下,再去盛装了小半袋灵韵之泉水,轻轻地淋在了石仙草的根茎枝叶上。

  译路花开 香远益清――中缅学者合作翻译《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缅文版侧记

  新华社北京4月23日电 通讯:译路花开 香远益清――中缅学者合作翻译《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缅文版侧记

  新华社记者庄北宁 邓寒思

  四月的缅甸,金黄色的缅桂花处处盛开。缅甸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主席吴哥哥莱收到一份来自中国的沉甸甸的礼物――《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英文版。这份礼物的到来,意味着他与中国朋友一起合作的第二次翻译工作即将启动。

  2018年7月9日,《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缅文版首发式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举行。这部凝结中缅两国译者心血的重要译著获得缅甸各界广泛好评。缅甸联邦议会将这本译著收入议会图书馆。

  然而,要准确、传神、易懂地将这部著作翻译成缅文谈何容易。中缅两国译者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了怎样的努力?经历了哪些艰辛?

  时光回溯到三年多前,时任缅甸总统首席政治顾问的吴哥哥莱访问中国。一位中国友人赠送他《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英文版。在回国的班机上,吴哥哥莱打开阅读。这一读,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本书。

  吴哥哥莱告诉记者,他读过许多有关中国的书籍,像《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样能如此完整地讲述中国的政策、发展道路、国情及历史的书可谓凤毛麟角,“当时我就暗下决心:要把这本书翻译成缅文,缅甸一定要有这样的书!”

  但是,翻译并非易事。吴哥哥莱想到了他在中国的老朋友――云南大学缅甸研究院院长李晨阳。常年致力于“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李晨阳听到这个提议后,立即欣然同意。

  2016年4月,由中缅学者组成的翻译工作组正式成立。吴哥哥莱领衔的缅方团队负责将英文版翻译成缅文,而李晨阳及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缅甸语资深翻译家李谋领衔的中方团队负责根据中文对缅文版进行审校。

  李晨阳告诉记者,整个翻译过程比较艰难。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由英文译成的缅文和由中文译成的缅文之间存在差异,另一个是中缅专有词汇使用方面存在差异。

  吴哥哥莱对此深表认同。他说,由于两国制度不同,缅甸人直接理解中国的一些专有词汇比较困难。另外,中国的孔子语录、俗语等对他来说也是翻译的难点。

  李谋作为上世纪50年代中国首批留缅学生,翻译功底非常深厚。在他看来,有些中国成语、比喻,缅甸人不这样用,也无法理解中国人为什么会这么表达。因此要尽量找到与之相对应的表达,实在找不到就得说明原委,避免发生误解或产生歧义。

  为了翻译好这本书,李晨阳率团队多次赴缅沟通交流,吴哥哥莱也至少两次到北京参与修订与审校。李晨阳说,吴哥哥莱特别认真,每次都把手稿打印好,当面沟通时直接就重点词汇进行反复讨论。

  年逾八旬的李谋教授更是不论严寒酷暑,在后期投入一整年时间对全书从头到尾进行细致审校,手写批注写得密密麻麻。吴哥哥莱这样评价:“李谋教授比我们缅甸人更精通缅甸语。”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缅文版的顺利出版让吴哥哥莱感到欣慰。“中国是缅甸的重要邻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不断发展。缅甸作为一个正在转型的国家,非常有必要了解、吸取中国在治国理政方面的经验。”

  目前,《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缅文版的翻译工作已经启动。李晨阳说,在推动中缅民心相通和人文交流方面,我们将继续把中国的好经验传播出去,把缅甸的好作品引进来。同时,希望两国政商学界开展全方位交流,为中缅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发展,尤其是中缅经济走廊的建设奠定扎实基础。

  美丽的缅桂花只在四月盛开,值得人们整年的期待。相信在中缅学者的努力下,更多优秀的中缅译著也能如美丽的缅桂花,花开两国,香远益清。

“哦,全猪宴?倒是头一次听说,想必味道也是不错的了吧?”“什么?怎么可能,他竟然真的完成这个任务了,简直难以置信,不会是假的吧!”

  中新网4月23日电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编剧并执导的影片《撞死了一只羊》,将在4月26日上映,届时将由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进行专线放映。影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小说《杀手》及万玛才旦本人创作的同名小说《撞死了一只羊》,是一个关于“轮回”与“放下”的寓言故事:司机金巴在路上撞死了一只羊,决意超度此羊;杀手金巴即将找到杀父仇人,准备报仇雪恨。阴差阳错,杀手金巴搭上了司机金巴的卡车。两个同叫金巴的男人,命运神秘地联系在了一起……影片在去年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终斩获最佳剧本奖。

  4月23日,导演万玛才旦携其编导作品《撞死了一只羊》做客《今日影评》,畅聊艺术电影不同于商业电影的独特魅力。

  档期不改无畏复联 墨镜风格引发争议

  《撞死了一只羊》的上映日期,正值《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热映的紧张档期,其后还有《大侦探皮卡丘》等热门大片来势汹汹。面对“强敌”,万玛才旦却淡定表示不会因为同期影片的强大而做出改撤档的逃避选择。《复仇者联盟》固然有它的观众,《撞死了一只羊》这样的艺术电影也有属于它的观众。它虽然不是一部商业类型的电影,但它在地域及表达特色方面也有着自己的独特性。出品公司和发行团队既然做出了这样的档期选择,就肯定是有道理的,一切都要看影片自己的命运。

  影片由王家卫创办的泽东电影公司出品并由他亲自监制。暧昧的影像风格及主角戴着墨镜的造型设置,都让先期参与试映的观众对《撞死了一只羊》产生了模仿王家卫的质疑。对此,万玛才旦给出回应,称无论是从风格制作的角度还是从影像的呈现,影片都没有受到王家卫导演过多的影响。片中对墨镜的使用也并非为了与习惯戴墨镜的王家卫发生刻意关联。它只是对剧情发展很重要的道具,司机金巴摘戴墨镜的举动与人物的心理走向是一致的,只有透过墨镜道具的外化作用,观众才能清楚看清人物心态的转变。

主办方供图
主办方供图

  个性画幅挑战常规 艺术电影考验观众

  作为一部艺术电影,《撞死了一只羊》非常注重个性化与艺术化的表达,一定程度上可能会挑战大众的常规观影感受。影片采用了较罕见的4:3画幅,被个别观众形容说特别像是在看一台巨大的电视。万玛才旦表示,艺术电影创作是一种直觉。包括特殊画幅与主要演员在内,他所做出的这都是最适合影片气质的选择。片中两位主角都叫做金巴,其实是一种互为对照的暗示。4:3画幅的闭塞构图,恰好以一种实验性传达了这种关系,也为非正常叙事强化出复古氛围。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观众都已在影院领略到艺术电影的独特魅力。不同于娱乐性商业大片,艺术电影在与观众交流过程中会存在很多留白,需要观众自己靠思考与想象填补。从另一方面看,这也造成了艺术电影与普通观众间的壁垒。有着类似担忧的万玛才旦,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做了一些提示工作。比如片头出现的藏族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你也许会遗忘它;如果你进入我的梦,它也会成为你的梦”,就像把钥匙一样打开了一扇门,为观众进入故事起到了引导作用。

  梦境虚实开放解读 民族文化世界表达

  《撞死了一只羊》用梦中倒影诗意处理了复仇戏份。这样梦境与现实虚实相生的表达方式,令资深影迷惊呼影片为中国原创版《穆赫兰道》。万玛才旦提到,原著小说文本就是通过梦去处理复仇的,而在现场拍摄时,湖水的倒影又给了他灵感,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拍法。观众们围绕着这场梦给出了多元的有趣解读,这样开放的探讨局面也是导演所期待的。

  作为一名中国藏族导演,万玛才旦始终坚持本民族电影创作。针对目前中国藏族题材电影产量不多且不乏一些猎奇之作的现象,他希望自己能够把握执导机会,更加真实地反映中国西藏的民族文化及居民生存状态。当下有很多不同民族的电影作者都拍出了反映自己民族形态的电影作品,他也希望能通过电影或者其他形式的艺术作品展现共通的人性表达,让世界了解到我们这个多民族国家中不同民族的生活状态与文化传统。

  据悉,电影文化评论类日播栏目《今日影评》每周一至周五晚22:00档于CCTV6电影频道播出。

与此同时,丹田气海之处的小气团,情况也是如此,一如往昔般待于原处,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那个火色长袍的武者顿时脸上有点挂不住,脸色铁青,咬牙道:“无名,你以为你是谁,真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么?”若是探头出窗,也可看到船头及船尾处的些许情景。 (责任编辑:王科)